网站首页 > 旅游路线> 文章内容

1946年广州车马靠右行

※发布时间:2018-12-15 23:15:04   ※发布作者:小编   ※出自何处: 

  1946年前海珠桥,汽车是靠左行的 1946年后的广州,汽车已改为右行1946年元旦的《广州日报》报道左行改右行消息▲黄友棣作曲的《车马靠右行歌》

  刚刚跨入1946年零时,广州城里突然四起,响了足足5分钟,许多已睡的市民被吓得跳了起来。原来,不是捉小偷,不是躲警报,而是车马从此改右行

  但丁说:“走自己的,让别人去说吧”。但对于公共交通来说,就不能由着个人性子随意走,得按一定的规则。其中,靠左走或是靠右走,就是一条最基本的交通规则。

  早在公元前221年,秦始皇就颁发过“人车分行”、“道男子由右,妇女由左,车从中央”的。唐代《隋唐嘉话》亦有“城门入由左,出由右,皆周法也”的,但这些,并没有普遍实行,也不具有延续性。真正意义的交通规则的产生,则是汽车出现之后。

  大家知道,我们现行的交通规则是右行的,但1945年前,中国是左行与右行混行的国家,在南方省份和城市,例如上海、广东、浙江等,受到英国影响,汽车左行规则更为普及,而在山东和直隶等北方省份,由于受、、美国的影响,大多采用汽车右行规则。

  初年,上海颇有影响的成华烟草公司发行了一套30枚的宣传交通安全烟卡(附于烟盒内的精美卡片),从中可以看出当时的上海是执行左行规则的。烟卡第一张的宣传主题就是“靠左边行”,具体这样写:“靠左边走当然系交通上最重要的规则,尤其是开着慢车的时候,更需要将车子靠到左边行驶,留去空余地位,因为你需要的,不过是一辆车的行驶地位,不是道的一半呵!”

  为了改变全国左行与右行并存的局面,1934年12月24日,国民颁布的《陆上管理交通规则》中,曾正式“车辆一律靠左行”,而东北等日本占领区也采取左行规则。全国范围内的规则才大体统一。

  然而,到了1945年6月22日,国民军事委员会给发电文,要求“全国一律改为靠右行走”。

  一是抗日战争期间,美国援助给中国大量汽车,美国是靠右行驶的,所产的汽车都是左驾右行的,如要适应中国多数地方的左行,就要对方向盘及灯光进行改装,这需要大量的改装费用。正如1945年12月31日的《申报》所称:“改装费须达车价百分之十二。统计全国车辆因改装而支出之费用,殊为浩大,故节省改装费用,亦为改靠右边行驶理由之一。”

  二是适应“世界趋势”也是的重要原因。1945年9月10日,国民内政部给四川省的电文声称:“查车行改靠右行驶,行人仍靠左走,诚为适应世界趋势之举。”《申报》也称:“中央明年元旦起全国公交通,均改靠右行驶,其原因之一,为适应多数之趋势。”

  以当时情况而论,世界靠右行驶确为多数,特别是国家,为方便司机们穿越国与国之间的方便,基本都统一为右行,而一些岛国,则还是以左行为主。《申报》统计,二战之前靠右行驶之国,有“美、苏、法、土、德、意、比、、巴西、智利、、丹麦、挪威、、荷兰、希腊、罗马痦子的位置与命运尼亚、葡萄牙、埃及、西班牙及波斯”,共21国,约占世界总数十分之七;而靠左行驶者,有“英、奥地利、捷克、匈牙利、、、阿根廷、乌拉圭、印度、日本等”以及中国,共12国。因此,中国改为靠右行驶,也就是适应了世界趋势。

  1945年6月22日,国民军事委员会给发电文称,“着自本年十月一日起,全国一律改为靠右行走”。

  之后,立即即着手办理,制定了《改进市区及公交通管理办法》。新法,车辆一概靠右行驶,转弯时除交通特准外,一律靠右边顺转;人兽力车应绝对紧靠右边,单排顺序行驶,不得超越争先;后车需要超越前车时,必须先鸣喇叭,得前车表示手势许可超过时,始可靠前车左边越过。

  与此同时,为适应此项,还绘制全国公行车线示意图,其中包括行车靠右示意图、超越前车示意图、岔口顺右拐弯示意图。

  另外,为靠右行驶安全稳妥施行,也制定了汽车限速规则。《改进市区及公交通管理办法》,汽车行车最高速度,在市区及人口稠密交通繁盛之处,以每小时20公里为限;其他地点,小型车辆每小时50公里,大型车辆以每小时40公里为限。

  1945年8月15日,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。忙于接收工作,对公车辆靠右行驶在时间上作了调整。军事委员会于9月初通令各省、战时运输管理局、交通部,公车辆靠右行驶改为1946年1月1日起实行。

  为了执行车辆靠右行和行人安全的新规则,1945年末,广东省陆通安全运输推行委员会就开始了各项准备工作,并向市民开展宣传。

  首先,全市司机都要进行短期的训练,局也选拔了100多个警士作短期训练,派到各个担任交通。

  “1、三十五年()元旦零时起,所有汽车及通行公之人力、兽力、车辆、轿马,一律改靠右行。2、有轨及无轨电车,应自明年元旦起靠右行驶。3、部队行车及群众列队,应靠右行坡走,与车一致。4、成队行列车马者,应与车马同样靠右同走。5、普通行人,应在行上行走,如遇无人行道,必须靠紧边行走。6、所有车辆行人,均应交通之指挥,小心谨慎,注意安全。”

  也开始每天刊登广告:“明年元旦起,车马靠右行,欲想求安全,行要小心!”另外,广东省立教育馆展览右行汽车的模型(右行汽车驾驶在左落客在右)及汽车靠右行的示意图,供市民参观了解。

  改右行,最忙的要算是公共汽车公司了,因为所有的车辆都要改开右门新装踏梯。那时候,广州所有的公共汽车由一个汽车公司承包,每年要进行竞投。1945年12月22日,在市政厅举行了“三十五年度广州市长途汽车公开竞投”。当天参加竞投的有统一公司、南大公司、华美公司、时代公司、飞快公司等,最后由时代公司胜出。

  当时对承办公共汽车的公司,有几项基本要求:至少要投入90辆汽车进行营运、车身要统一颜色,不同的线要有悬牌标志等。

  时代公司中标后,计划投入130辆汽车运营,但由于要在不到十天的时间里对这些车辆全部进行右行,汽车公司忙得一塌糊涂。

  刚刚跨入1946年零时,广州城里突然四起,响了足足5分钟,许多已睡的市民被吓得跳了起来,原来,是广州市电力处及消防总所拉响的,目的是告诉市民从此车马靠右行。

  从元旦起一连三天,全市出动,成立了行人指导队,在广州市12个主要交通口和繁忙马,负责交通指挥,不少青年学生和童子军也来到街头,协助工作。

  为了靠右行的稳妥实施,马的十字口中间,均竖起一个圆木牌,大书一个“慢”字,马两旁还插着许多写着“慢”字的纸旗,警示司机限速。

  当时,广州的马狭窄,加上许多地方转弯急,局市区主要道和狭窄面车速不得超过10公里/小时,其余宽阔一些的马则最快不得超过15公里/小时,这个比起国民的市区车速每小时不得超过20公里的全国标准还低。难怪有人发牢骚说:“车速这样慢,还要限速,行还比坐公共汽车快!”

  元旦当天,改右行的广州市的交通基本正常,没有发生大的交通意外,只是在上下九,一辆军车违章靠左行驶,与一靠右行的单车相撞,造成轻微损伤。而在西湖,有一架单车从左向右转,与右边有一汽车迎面相撞,但双方及时刹车,未伤。

  因为行车方向改了,各公共汽车线也顺势作了更改,所经过的地方也有异,不少乘客上车后才发现自己坐错了方向,上班迟到和约会失准的事在那天发生了不少。

  三天过去了,除了元旦那日发生了军车和自行车碰撞事故以及5单车互撞事件外,其他意外并没有发生。

  到了1月15日,市局发布改右行后的广州的交通情况,主要问题有五点:一是汽车超速和不按照线%是吉普车和军车。二是单车多不依照线行驶;三是行人在马上随意行走的多;四是人力货车多在马中线行驶且超载;五是汽车司机因习惯靠左动作,对于靠右行驶仍感生疏。

  执行右行规则在广州总的来说是顺利的,这和当时汽车不多有关。当时,广州汽车最多的公交车,但也只有130多辆,全市开通了7条公交线:一线从东山公园到黄沙,有车20辆;二线从荔湾至东华东,有车15辆;三线辆;四线从荔湾至东山公园,有车20辆车;五线从荔湾到东山大街,有车20辆车;六线辆车;七线是环城线,由太平至太平门,有车20辆。

  到了1月7日,为满足乘客的需求,全市又增加了八和九两条环市公交线,八线从恩宁至仓边,九线从桥至中山纪念堂侧。

  除了市内长途汽车外,那时的广州还有10条市郊线,它们是广增线,广花线,黄埔线、禺东线、禺北线、沙和线、南石头线、鹤江线、登峰线、广从线。

  有人还将这次车马靠右行,看成是抗战胜利后都市重建的新举措,有一首由黄友棣作曲的《车马靠右行歌》唱道:

  本文由来源于财鼎国际(http://cdgw.hengpunai.cn:27531/)

相关阅读
  • 没有资料
景观设计